穿樘风°

他和他的眼神沾了血沾了蜜。

湫去椿来

0.
  最初是被广袤瑰丽的布景吸引。
  天空就是人类世界的海底,蓝如矢车菊花瓣,清亮如婴儿刚睁眼时射入的第一束光 。深深昂头,能望见束束圆柱形的光线从海面穿透下来,伸手去触碰,就像要捕捉越过指尖的风。还有一队队安静游弋的蓝豚。庞大的鱼群。温柔的水声。依稀听见人类世界渔民刷啦啦的收网和欢语。还有围楼,和尚新鲜的少年,红衣就仿佛是初生的血液。

1.
  然后你出现了,湫。白发红衣的少年,狡黠,又带着顽皮的孩子气。
  你会在清晨倒挂在少女椿房间的窗前,也会趁她不备做鬼脸吓她一跳。所做的一切,不过是想引起椿的注意,不过想让那个面容略染冰霜的少女,眼底泛开烂漫绿意。
  我本以为故事就这样了——像是套路一般,少女被人类少年所救,于是下定决心将其救回,哪怕折损一半寿命。
  可是你出现了啊,湫。

2.
  她知道你做过什么吗。她只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,就像哥哥一样。
  在她要参加成人礼,跨马飞奔时,是你不放心地跟在身后,哪怕被她嘲笑为跟屁虫。
  在她化为红豚,眼里满是欢欣好奇,将要前往人类世界一探究竟时,是你大喊着:“椿,我等你回来!”坐在楼顶的青瓦上久久遥望。
  在她苦恼于为那人类少年所化的鱼取名时,是你想到了"鲲"这个名字,令人想到鹰击长空、利箭破天的大气磅礴——你看,连她所思之人的名字,都是你为她所想。只要她高兴,你就会为他送上最美好的祝愿。
  在她因鲲不见,跌跌撞撞跑出去寻找时,又是你知晓了藏匿的地点。即使她为了救鲲将你推出去与鬼婆跳舞。即使即使。
  在她与鲲晕倒在雪地上,是你咬牙一步又一步将她和她的他背回。当你摔倒又爬起,有多想就此抛下鲲。可是你知道他在她心中的分量。所以无能为力,只有再次背起。
  在她因为鲲的平安欢悦不已,你是否在她身上看见了当初她醒来时自己的情态。是你想忘记一切饮尽孟婆汤了事,又这样舍不得她。你从没喝过酒,却醉得最彻底。
  为了保护她,你赤手与双头蛇搏斗。
  为了她平安喜乐,你不惜与灵婆交涉,以命换命。
  为了帮她送鲲回人类世界,你冒险偷出龙王面具和法杖,以一己之力开启海天之门。
  为了将已无法术的她送往人类世界,你燃烧了自己,最后送她满目炽热明亮,像暴烈的潮水最后涌入她的双眸,宛若新生。
  你在爱,而这是你一个人的事情。

3.
  湫说:"从小就没人管我,天不怕地不怕,想干什么干什么,可是世上我最怕的,就是让你受苦。"
  他真的不怕,所以愿意为椿背叛天神,只为她高兴,只为她那个任性又固执的愿望。他承受苦楚如被钉死在虚无的十字架上,血肉模糊,也要拖着一地凝固的猩红来救她。我永远记得湫被海水掀翻时,喊的是椿快走。而之后苏醒的椿,摘了草叶给鲲敷上。
  海水不复往日的清澈,浑浊的灰蓝与暗紫交替。翻涌出的潮声与粗大的雨点坠落发出的振动彼此融合,从远处一波又一波地席卷而来,仿佛是血液的声响。又像人心的慌。
  但是椿的醒悟太迟也太单薄。一瞬的光亮,古老的海棠树开始抽枝长叶。云蒸霞蔚,十里若烧,艳丽无匹的海棠花开始了激情到绝望的尖叫。又怎样呢,你知道湫是对你最好的人,你知道他不会让你死吗。
  牺牲者其实从头到尾都太明了。
  最后的最后,湫问椿相信有永恒的爱吗。他哭得这样难忍,想触碰却又伸回手。
  "爱是想触碰却又伸回的手。"

4.
  他说会化作人间的风雨伴你,而我愿你此生,永远不再遇风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真的觉得,男主有多好(我认为他就是男主。),女主就有多不堪。除非为了布景和湫,我绝不二刷。
 
 

评论

热度(8)

  1. 蜡笔小星星✨穿樘风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心疼湫尊重椿